中國西藏網 > 文史

寶“藏”故事丨以“金珠”為名

2021-04-21 新華社

   仲春時節,高原大地生機勃發。新華社記者來到位于拉薩市東郊的達孜區幫堆鄉林阿村,尋訪一位名叫金珠的62歲藏族老人。

   暖陽照耀,老人家的小院春意盎然,鮮花姹紫嫣紅。老人一邊澆花一邊說:“‘金珠’成為藏族人名,還是在西藏和平解放后。這個名字記錄了我們一家人的命運變遷。”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在北京簽訂,宣告西藏和平解放。“金珠”(藏語:解放)這個詞,也伴隨“金珠瑪米”(藏語:解放軍)的足跡,傳遍了雪域高原。


金珠給花澆水(3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格桑邊覺 攝

   70年來,和平解放這一載入史冊的大事件,被雪域兒女以一種樸素的方式,深深銘記在血液里,“金珠”成為很多藏族群眾共有的名字。

   金珠老人出生在西藏和平解放后的1959年,他比兩個哥哥更加幸運。那一年,蕩滌高原的民主改革,徹底廢除了舊西藏黑暗落后的封建農奴制,打碎了束縛百萬農奴的枷鎖。中國共產黨帶領解放軍和西藏各族人民,打倒了壓迫祖祖輩輩的三大領主。

   “如果哥哥們晚出生幾年,也會看到今天的幸福生活。”金珠的兩個哥哥出生在和平解放前,由于經常吃不飽、穿不暖,先后在襁褓中夭折。


金珠和妻子格桑德吉一起(3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格桑邊覺 攝

   “父母和像他們一樣的農奴們,盼星星、盼月亮,終于迎來真正的解放。”金珠的父母曾告訴他,“金珠瑪米”給農奴分田、分房、分衣服,過上了想都不敢想的幸福生活。“解放軍是父母看得見摸得著的‘活菩薩’。”

   以解放為名的金珠,18歲那年光榮地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這是他們全家人,乃至全村人的榮耀。人們披紅掛彩,把他送到了軍營。

   1990年,金珠又把大兒子送到部隊,成為家里的第二代解放軍戰士。“我們家要繼承這個傳統,報效黨和國家的恩情。”金珠說。

   林阿村的金珠出生那年,數百公里外的山南市措美縣當許村的一名藏族女嬰,也被起名為“金珠”。

   當時,解放軍在當許村打叛匪,母親剛生下她行動不便,父親便把母女倆藏在一個破房子里,帶著三姑躲到解放軍的營地。等趕走叛匪后,他們全家才過上了安穩的日子。“如果沒有解放軍,自己和家人就死在叛匪的槍下了。”金珠說。

   和平解放后的當許村人民真正掌握了自己的命運。金珠姑娘在16歲那年,做了一個決定:去河南開封衛校學醫,成為全家第一個走出西藏到內地學知識的人。

   她學成后回到西藏基層行醫,幾十年治病救人,成為措美縣遠近聞名的兒科醫生。“父親當年給自己起名‘金珠’,就是感謝解放軍讓我們一家獲得了新生。”

   “解放軍是各族兄弟組成的人民軍隊,他們是為解放而來。”西藏和平解放時,藏族學者降邊嘉措正值少年,曾作為隨軍翻譯進藏,每到一個地方,他就跟當地群眾這樣介紹解放軍。

   藏族群眾之所以對解放軍有那么深的感情,就是因為解放軍來到西藏后,解放了絕大多數底層百姓,讓他們重新獲得了自由,真正成為自己的主人。降邊嘉措說:“‘金珠’這個名字里,飽含了藏族群眾對解放軍、對黨的感情。”

   在黨的培養下,降邊嘉措成為著名藏學家,他對黨和國家、人民解放軍充滿感激和熱愛,還專門寫了一篇小說,講述解放軍在進藏的艱苦歷程中帶領藏族人民為維護國家統一而奮斗的故事。

   “金珠”不僅成為很多藏族群眾的名字,還鐫刻在西藏120多萬平方公里的大地上:“金珠路”“金珠社區”“金珠村”……一個個閃亮的地標,指引著尋路人。

   “老百姓為了感恩解放軍,也把‘金珠瑪米’唱進了民歌。”降邊嘉措說。

   櫛風沐雨70載,歲月如斯當歌唱。以“金珠”為名,昭示新時代。

   文字記者:白少波、格桑邊覺

   攝影記者:格桑邊覺

   海報制作:張宸、旦增努布

高清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视频,草草影院最新地址入口,18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