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珠峰邊境派出所見聞:藏青藍,忠誠的本色

2020-07-10 王雪 鄭璐 中國西藏新聞網

liuwt07154_s.jpg

  圖為珠峰邊境派出所民警巡邏時與珠峰高程測量紀念碑合影。 記者 王雪 鄭璐 攝

  六月的高原,天空湛藍。通往珠峰邊境派出所的盤山公路,繞過108個S型彎道,每個角度都是那么震撼,讓人舍不得閉眼。

  珠峰邊境派出所成立于2008年10月1日,是珠峰核心景區唯一的執法單位,坐落在海拔4480米的地方,承擔著珠峰北側中外游客管理、證件查驗、治安管理等工作。據說,每一年,民警們都要巡邏120余次,每次約40公里,一年就是4800公里。

  6月6日,記者跟隨西藏邊關行采訪組來到珠峰邊境派出所,記錄這群扎根在珠峰腳下的西藏移民管理警察的點點滴滴。

  “吃早飯了!”一大早,記者循聲來到廚房里,看到派出所民警圍著一張桌子,津津有味地吃著藏面。

  吃完早餐,民警王普來到辦公室,他一邊翻閱著巡邏的照片,一邊向記者講述在這里的故事。

  “雖然這里常年高寒、缺氧,但是只要一看到珠峰,心情就會變得愉悅。”王普說。他2008年就來到這里,是目前在派出所工作時間最長的民警。“這里一年四季都要穿毛褲。冬天,高原的寒風像針一樣,感覺能穿透棉襖,巡邏時經常被凍得關節疼痛。長期生活在高海拔地區,心臟難免會有些不適,丹參滴丸要隨身帶好。”

  身體的不適,讓33歲的王普也動過回去的念頭。他在珠峰邊境派出所已有12個年頭,是位老民警。“還是舍不得離開,感情太深了。”王普還記得自己從四川來西藏當兵時的情景。

  “這些年,戰友們都調走了。有一天,我可能也會離開這里,但還會有新的人來,這里總是需要有人堅守。”王普說。

  上午9點半,環保旅游大巴陸續來到珠峰旅客集散中心。民警尼瑪次仁今天的工作就是對過往車輛、游客進行查驗。

  檢查間隙,尼瑪次仁聊起救助游客的事情。他說,2019年11月,一名來珠峰大本營旅游的女孩因為和男友吵架,獨自離開隊伍,她的男友請求民警幫忙尋找。

  “當時,我們給她打電話也沒人接,找了好久,后來在絨布寺后面的河邊發現她時,因為高反和低溫她已經陷入昏迷。我們趕緊把她背回來,送到扎西宗鄉衛生院。女孩被救回來了,我們當時特別開心。后來想想有些后怕,人命關天,如果發現得稍晚點,后果不堪設想。”他說。

  工作中,珠峰邊境派出所民警會遇到各種勇闖“生命禁區”的游客,他們上去勸阻,還會遭到對方奚落,甚至對民警大打出手。作為珠峰景區的唯一執法者,他們只能耐心做好解釋工作。據統計,自建所以來,珠峰邊境派出所共救助游客200余人,保障了游客人身安全和珠峰景區的秩序。

  中午下班,尼瑪次仁和次仁加措在臺球桌上,你一桿、我一球玩得不亦樂乎。

  中場休息時,記者和次仁加措拉起家常,他告訴記者:“我的老婆在定日縣工作,我們一個月能見上一次面,跟這里的大部分同事相比,我算是很幸運了,他們大多數和老婆、孩子長期分居兩地,一年到頭也只能見上一回。”

  次仁加措說,去年他當爸爸了,現在兒子一歲多了。

  當記者問到孩子現在會不會叫爸爸時,他拿出手機找到前幾天老婆發來的語音,語音里傳來孩子牙牙學語的聲音:“爸爸、爸爸……”

  一瞬間,次仁加措用手捂住了雙眼,眼淚從指縫中流了下來。

  “在這里工作的人都虧欠家人太多,但保衛家園是我們的使命和責任。我們也只能在休假時,多多陪伴家人。”次仁加措哽咽著說。

  吃罷午飯,記者跟隨執勤隊伍來到珠峰高程測量紀念碑,這時的風漸漸大了起來,執勤民警紛紛戴上了防風眼鏡。

  看到記者被凍得瑟瑟發抖的樣子,執勤民警李罡笑著說:“這里下午容易起風,風力通常都在十級以上。不過,和冬天相比,這個季節的風已經很溫柔了。”

  “珠峰腳下的風大到可以吹動石頭。”李罡回憶說,2019年冬天,他們一行開車巡邏,回到執勤點剛下車,車窗就噼里啪啦碎了幾塊,原來是被風吹起的石頭擊中了車窗。

  2017年以前,執勤民警是住在帳篷里的,帳篷半夜被大風吹走的事時有發生。“現在,已經換成集裝箱板房,雖然晚上還會聽到呼呼的風聲,但跟以前相比,沒有那么冷,也能睡個安穩覺了。這對于我們來說,已經是很幸福的了。”李罡說。

  2019年1月1日,隨著全國公安邊防部隊轉制,珠峰邊境派出所民警集體脫下橄欖綠,穿上藏青藍,但無論是哪個顏色,都沒有失去忠誠本色。

高清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视频,草草影院最新地址入口,18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