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苦難和新生——西藏翻身農奴影像檔案

2021-05-07 新華社

   “苦菜根啊!你不要整天說自己苦,我們農奴的命比你還苦。”

   這是一首舊社會的民謠,也是才旦拉姆父母教給她的。

   在舊西藏,由于牦牛、綿羊等屬于領主,作為農奴的普通老百姓,只能幫他們放養,一切為領主服務。

   如今,才旦拉姆老人住上寬敞的房子,家里有牦牛、山羊,每天的生活充滿陽光,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左圖:才旦拉姆老人的肖像(4月27日貢覺群培攝)。

   右上:才旦拉姆老人在家里編織氆氌(4月27日貢覺群培攝)。

   右中:才旦拉姆老人的身份證(4月27日貢覺群培攝)。

   右下:才旦拉姆老人(左一)和家里人合影(4月27日貢覺群培攝)。

   每一個冬天的句號都是春暖花開,就好像62年前的今天,中國共產黨把西藏歷史的“冬天”永遠畫上了句號。從此,溫暖的陽光普照雪域高原!西藏各族人民永遠銘記——“3·28”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

   62年前的3月,是新舊西藏的分水嶺,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轟轟烈烈的民主改革徹底摧毀了舊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世界屋脊這片古老的土地,從此翻開歷史嶄新的一頁。

   62年,西藏換了人間。今天的西藏,人民享有廣泛的民主政治權利,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社會大局保持和諧穩定,美麗西藏建設成效顯著。

   2020年,西藏地區生產總值增速繼續保持全國前列,城鄉居民人均收入連續多年實現兩位數增長,消除絕對貧困,實現脫貧摘帽。

   曾經被剝奪了一切,“除了自己的影子一無所有”的農奴,過上了小康生活。

   真相,不會湮滅;歷史,永不凋零。歷經苦難的翻身農奴,隨著年齡的增長,慢慢老去、逝去。為了銘記歷史、展望未來,新華社記者深入廣袤的高原農牧區,走近他們的生活,記錄下這段不容忘卻的歷史。

   在舊西藏,通過稅收的形式,讓窮人永遠是窮人。牧區的稅種包括肉稅、酥油稅、奶酪稅、牛糞稅、鹽巴稅等等。次仁說:“如果今年欠了一斤酥油,明年就要交兩斤,就這樣我們祖祖輩輩,稅上加稅,翻不了身。”

   1959年,次仁同西藏百萬農奴一樣翻身得解放。他家分到了牛羊、草場,蓋起了新房,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現在次仁家依靠牧業和運輸業,年收入有20多萬元。兩層的藏式小樓是村子里最漂亮的房屋之一。

   左圖:拉薩市當雄縣寧中鄉麥靈村次仁老人的肖像(4月16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右上:在拉薩市當雄縣寧中鄉麥靈村,次仁老人背著籮筐出門取干牛糞(4月16日新華社記者覺果攝)。

   右中:次仁老人的身份證(4月16日新華社記者覺果攝)。

   右下:次仁老人(左一)在拉薩市當雄縣寧中鄉麥靈村的家里和家人合影(4月16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旦達老人說,舊西藏,自己每天晚上在漏風的帳篷角落里凍得直哆嗦,天天盼著吃飽飯的日子,能聞一聞主人家煮肉的香味就心滿意足了。

   民主改革后,共產黨解放了整個高原,把草場和牛羊分給窮人。旦達說,現在我們有了自己房子,比過去領主的還好。據了解,該鄉人均年收入達到2萬元,翻身農奴和他們的后代都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左圖:西藏拉薩市當雄縣納措鄉甲嘎村的旦達老人的肖像(4月16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右上:旦達在家里吃肉(4月16日新華社記者覺果攝)。

   右中:旦達老人的身份證(4月16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右下:旦達老人和女兒帕珠的合影(4月16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民主改革前,頓珠旺杰家世代都是當地領主次旦旺久家族的農奴,直到1959年西藏進行民主改革,頓珠旺杰才得到真正的解放,分到了田地。

   頓珠旺杰曾是西藏貢嘎縣崗堆鎮多丁村的黨支部書記,兒子普布在村民的擁護下接過父親的接力棒,當選新一屆村黨支部書記,孫子達瓦桑布是崗堆鎮小學幼教點的老師,一家三代黨員,在當地被傳為佳話。

   左圖:頓珠旺杰肖像(4月5日新華社記者孫陽攝)。

   右上:頓珠旺杰(左)在和重孫玩耍(4月5日新華社記者孫陽攝)。

   右中:頓珠旺杰的身份證(4月5日新華社記者孫陽攝)。

   右下:頓珠旺杰(前中)和家人的合影(4月5日新華社記者 孫陽 攝)。

   拉布說,在舊西藏,“我們是領主家的生產工具,領主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能服從,就連大聲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1959年,拉布同西藏百萬農奴一樣翻身得解放。他家分到了土地,蓋起了新房,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如今,拉布老人兒孫滿堂,住著漂亮的藏式小樓,窗外桃花盛開。

   左圖:拉薩市達孜縣林阿村拍攝的拉布老人的肖像(4月16日新華社記者普布扎西攝)。

   右上:拉布的兒子(左)在向老人介紹醫保卡的情況(4月25日新華社記者晉美多吉攝)。

   右中:拉布老人的身份證(4月25日新華社記者晉美多吉攝)。

   右下:拉布老人(中)在家里和家人合影(4月25日新華社記者晉美多吉攝)。

   拉確老人說:“在舊西藏,我們農奴的房子就跟農奴主的牛圈一樣,破爛不堪,在他們眼里我們也跟牛一樣,隨時用來勞動。”

   1959年西藏實行民主改革,拉確獲得了人身自由。她說共產黨像太陽,給她全家帶來了溫暖,使他們全家過上了好生活。她很高興孩子們勤快,現在雖然年紀大了,但是享受著幸福的好時光。

   左圖:西藏日喀則市謝通門縣塔定鄉乃能村拉確老人的肖像(4月16日新華社記者張汝鋒攝)。

   右上:拉確老人在家院子里散步(4月16日新華社記者張汝鋒攝)。

   右中:拉確老人的身份證(4月16日新華社記者張汝鋒攝)。

   右下:拉確老人和大女婿巴桑(左一)、大女兒桑姆(右一)及重外孫女白瑪央拉(右二)一起在家中合影(4月16日新華社記者張汝鋒攝)。

   西藏農民中有一句諺語:“苛稅像牛毛,從生繳到死。”舊西藏農奴制度苛稅的沉重和殘酷,逼著多少人家破人亡,走投無路!西藏勞動人民痛恨地把農奴主強加給他們的種種苛稅叫做“夾踏欽波”(沉重的鐵鏈)。

   烏云遮不住太陽。1959年西藏實行民主改革,羅布老人分到了土地、牲畜,開始了新的人生。羅布老人也是邦堆村出了名的“好身體”。從村里到縣城有6公里,老人無論是去縣城辦事,還是到醫院體檢等,一般都能徒步走個來回。這些年,羅布老人不僅能領到國家養老補助,還能報銷各項醫療費用。

   左圖:羅布老人的肖像(4月25日新華社記者普布扎西攝)。

   右上:羅布老人在自家二樓上(4月25日新華社記者普布扎西攝)。

   右中:羅布老人的身份證(4月29日新華社記者晉美多吉攝)。

   右下:羅布老人和他的兒子在自家院子里聊天(4月25日新華社記者普布扎西攝)。

   回憶起舊西藏時的生活,索朗多杰老人說,那時沒日沒夜遭受三大領主的欺壓,沒完沒了地交稅,要給當時的噶廈政府支差、要給寺廟干活,還要給當地的牧主放牧。

   他現在仍記得,長輩們天還沒亮就要爬起來去完成差役。他家和鄉親們需要交的稅,除了有酥油稅、奶渣稅、肉稅,還有人參果稅、蘑菇稅……

   新西藏,特別是青藏鐵路通車以來,當地經濟社會發展駛入“快車道”,索朗多杰家先后購買過拖拉機、翻斗車、半掛車、挖掘機等,一家人辛勤勞動,生活條件越來越好,日子越來越富裕。

   左圖:索朗多杰老人的肖像(4月15日新華社記者覺果攝)。

   右上:索朗多杰在自家院子里(4月15日新華社記者覺果攝)。

   右中:索朗多杰老人的身份證(4月15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右下:索朗多杰老人和家人在院子里合影(4月15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舊西藏,向秋拉姆被驅離故土,舉家流浪,四處乞討,只能住山洞,挖野菜、吃野果充饑。逃難中的向秋拉姆常想,“蟲子可以鉆進地下,鳥兒可以飛上天空,而我們沒有地方可去,就盼著共產黨,希望他們趕快來。”

   民主改革后,向秋拉姆一家回到村里,分到了房子、土地和牛羊。她還成為首批女共青團員,協助工作隊到各村宣講黨的政策。

   左圖:西藏昌都市芒康縣索多西鄉安麥西村向秋拉姆的肖像(3月18日新華社記者孫非攝)。

   右上:向秋拉姆和家人聊天(3月18日新華社記者孫非攝)。

   右中:這是向秋拉姆(又名江拉)的身份證(3月18日新華社記者孫非攝)。

   右下:向秋拉姆和家人合影(3月18日新華社記者孫非攝)。

   央多老人說:“在舊西藏,早上去放牦牛,牦牛可以吃草,而我們只能等著主人的施舍。每當逢年過節,領主們都會宰牛宰羊,給我們這些農奴用血來煮面,肉包子之類的根本不會給,血煮的面也只有一碗,我們根本吃不到肉。”

   如今,央多老人兒孫滿堂,在藏北草原蓋起藏式小樓,冬暖夏涼,生活富足。

   左圖:西藏拉薩市當雄縣烏瑪塘鄉郭尼村央多老人的肖像(4月15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右上:央多老人的親屬在給老人敬茶(4月15日新華社記者覺果攝)。

   右中:央多老人的身份證(4月15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右下:央多老人(左)和養子及養子的妻子在家里合影(4月15日新華社記者孫瑞博攝)。

高清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视频,草草影院最新地址入口,18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