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藏醫藥

在西藏,“活出一個醫生該有的樣子”

2021-05-06 西藏商報


2021年4月28日,阿里地區人民醫院,王克明醫生在查看手術前唇裂的患兒。圖由 麥啟煊 提供

  結束了五臺手術,走出阿里地區人民醫院住院部時,日光還很明亮,來自北京的醫生王克明,下意識看了看時間。已是“夜里”八點多,西南風呼呼地吹,醫院外獅泉河橋頭,喂海鷗的人、外地來的卸貨工人都已散去。

  小鎮是阿里地區行政公署駐地。“不到阿里非西藏”王克明在朋友圈寫下這句話。

  2021年4月27日至5月1日,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的援藏醫療專家在阿里地區衛健委和“中華兒童慈善基金會麗格18歲專項基金”協助下,為農牧民唇腭裂患者開展了免費救治。

  “我們希望通過手術,讓更多唇腭裂患者重拾自信。”王克明是此次義診活動的發起人、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面頸部整形美容二中心副主任醫師。

  義診活動完成19臺唇腭裂手術

  唇腭裂患者多吉(化名)今年兩歲了,小男孩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大一點,語言不通,他會用咧嘴笑來代替說話溝通。笑起來,上唇咧開兩處大豁口,鼻翼被豁口的張力拉得很開。

  他總是在笑,眼睛也在笑,在小朋友的意識里,自己和別人并沒有什么不同。

  千分之一幾率的唇裂患者中,嘴唇雙裂是更小概率的先天畸形。但在阿里地區,此次義診活動最終完成的19臺唇腭裂手術中,就有兩名雙側唇腭裂患者,都是幼兒。一個是兩歲的多吉,另一個才11個月大。

  由于高海拔導致的缺氧、孕期飲食習慣、產檢不足等原因,唇腭裂一直是西藏地區頜面外科多發病。《華西口腔醫學雜志》2002年的一篇論文,對西藏183例唇腭裂患者作了臨床統計。統計顯示,自治區人民醫院口腔科1991-2000年共收治藏族唇腭裂患者183例,占口腔科住院總人數的32.7%,155例來自農牧區。這組數據并不覆蓋受條件限制無法前往拉薩求醫的人。

  直到2016年,另一篇論文《拉薩地區藏族新生兒322例出生缺陷現況》提供了新的臨床統計數據。數據顯示,2016年全年在自治區人民醫院婦產科進行藏族新生兒訪視3128例,當中322例具有先天性缺陷,包括唇腭裂27例。但這一數據樣本并不包括拉薩地區之外廣大農牧區的新生兒。

  因此多年來,西藏一直是不同公益組織開展唇腭裂免費救治行動的地區。

  這一次,多吉的父親接到縣衛健委的報名通知后,帶上兒子,搭了幾個小時車,橫穿藏西,來到了獅泉河鎮。

  患者們來自噶爾縣、革吉縣、改則縣、措勤縣、日土縣和普蘭縣。阿里如此地廣人稀,多數患者要抵達這個地區行政公署駐地,都需要經過長途跋涉,最遠的,要搭十個小時車。

  多吉的手術安排在4月30日。男孩呼吸漸漸平緩,然后沉睡,王克明先是在他的上唇豁口處畫上線,一邊和搭檔討論,反復設計切口位置,方才下刀,切開,縫合。手術室里,醫生們的討論中頻頻出現“缺的(組織)太多了”這樣的感嘆。

  “像個高級定制裁縫,過程中一直在動腦,該怎么切怎么縫,能讓孩子最大程度恢復正常,甚至好看一點。”不同的是,醫生剪刀下不是布料,血肉剪錯一毫,都無法重來。

  多吉的手術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盡管“缺的組織太多”,但醫生手起針落間,男孩的嘴唇縫合得針腳柔滑均勻。“唯一不太滿意的是唇珠做得不太好,不夠好看。”身為科班出身的整容科醫生,王克明對美有更高的追求。

  麻醉醒來,多吉哭著,被醫生抱出手術室,試圖用手去撕唇上的紗布——在那之下,有他疼痛且陌生的嘴唇。

  并非所有患兒都像多吉那么幸運。此次義診活動原本征集了36名患者,篩查后僅19名符合手術要求。

  北京協和醫院援助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的麻醉科醫生權翔醫生透露,患者中不少年齡過小、體重過輕,更有幼兒同時患有先天性心臟病,他們在4300米海拔的阿里做手術風險過高,因此未能進行手術,需留待身體條件成熟,或到海拔低一些的地區去做。

  最終,義診團隊完成了19臺唇腭裂手術和6臺美容手術。

  持續多年的醫生援藏生涯

  義診從下飛機就開始了,這得益于這些醫療專家已經在拉薩待了9個月,他們的援藏時間從2020年8月開始。

  一下飛機就能進手術室,言談中,王克明對自己的身體素質頗為自豪。

  事實上,早在援藏之前,他已經到過西藏旅游六次,“喜歡這里的風土人情,讓人放松”。這也是他報名援藏的原因之一。

  但他其實是中組部“組團式”醫療人才援藏計劃的第一位整形醫生,這項計劃自2015年啟動,目前已經到了第六批。

  “割雙眼皮?隆鼻?”王克明報名時,別說周圍的人詫異不解,連他自己也不太確定“來了能做什么”。也許可以做些畸形矯正修復手術。”王克明心想。

  結果,剛來不久,就遇上了一名因唇腭裂術后鼻子畸形前來求醫的18歲藏族青年。手術完成后,青年減少了自卑,心里帶著自信上大學了。

  “重拾自信”這個詞,開始出現在王克明的援藏工作日志里。

  整形醫生援藏的價值很快得到印證:唇裂、腭裂、鼻子畸形的唇腭裂患者,燒傷修復的幼兒,小瞼裂畸形的孩子,面部皮膚損傷植皮的老人……

  援藏9個月里,他印象最深的卻不是孩子天真的笑臉、父母連連的感激,而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性患者。女患者在母親陪同下入院,她的唇腭裂其實已經歷過多次手術,嘴唇畸形卻始終未修復理想,導致性格內向自卑,單身至今。

  手術完成次日,患處紗布揭開,女患者的母親直接落下淚來。那一刻,王克明感受到了作為醫生的巨大成就感——教科書上寫的那種。

  援藏半年時,王克明發了條微博:“雖然缺氧勞累,需要吸氧吃安定藥,但活出了一個醫生該有的樣子,不同于在大城市。”

  什么是醫生該有的樣子?他的回答很樸素,“醫生首先就是治病救人嘛,不是為了養家糊口,有一定能力的時候,應該去幫助一些確實需要幫助的人。來了西藏之后,能給別人很多幫助,這讓醫生的價值得到了充分體現。”

  患者家屬獻上的一條條哈達,記錄了援藏醫生的付出和價值。

高清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视频,草草影院最新地址入口,18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