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讀書

透視西藏鄉村社會變遷的“多菱鏡”

2021-05-08 西藏日報客戶端

  對于長期在西藏基層采訪的記者而言,下鄉是家常便飯的事兒。但當拿到由中國藏學出版社出版發行的新書《藏村日常:民族共同體社會的傳播學研究》時,內心充滿了期待——因為“熟知并非真知”,加上每次下鄉都有任務在身,所到一處村莊總覺得看得不夠“仔細”。而這本書中的村莊,有什么與眾不同?

  作者廖云路博士開篇明義地講到了寫作此書的目的:“在藏工作期間,我見過太多游客,甚至來不及放下背包就登上布達拉宮,或是熱衷于捕捉宗教文化‘奇特’的一面,并由此形成了對西藏的印象,”他認為,“宗教文化和自然風光只是西藏社會中的一部分。在當下西藏大部分土地上,鄉村社會依然占據主導。”

  為了避免人們對西藏認識上的偏差,廖云路選擇了拉薩市曲水縣的一個藏族村莊作為田野調查點。初到藏村時,他看到的是西藏鄉村近年來取得的翻天覆地變化,研究也在這樣的框架下展開。不帶任何課題任務,不以發表文章為目的,他盡量站在村民的角度思考問題,以一個普通村民的身份看待民族共同體社會的變遷。漸漸的,越來越多的村民愿意與他這個“外鄉人”聊天;后來,他干脆借住到了村民家中,獲得的信息量多了,對于村莊的看法自然變得立體。

  “我開始理解鄉村干部的踏實勤懇與扮演著多重身份之間的矛盾,感受到村民邁出小農經濟而收獲‘第一桶金’的喜悅之情,體會到現代化轉型下的村民為什么對民俗多了幾分敬畏……這些觀念與行動的背后,交織著人性的自信與卑微,把一個個浮在表面的真相,引向真實,直至一種相對真理。”廖云路說。

  西藏鄉村社會具有復雜多樣性,包括鄉村治理邏輯、經濟結構與運行狀態、觀念和信仰變遷等等。但是,在廖云路博士筆下,這些學術概念并不晦澀,更沒有被淹沒在一些政策性的語言和枯燥的圖表、數據之中,而是用接近社會真實生活的實踐邏輯來展現鄉村變遷的動態過程。也正因如此,書中描繪的事件活靈活現,故事中的人物生動豐滿。

  俗話說:“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藏村日常》近28萬字的篇幅背后,遠非它呈現出來的那么輕松——

  “在藏村期間,我常常是白天走家串戶,隨他們辦理村務、下地勞動與親戚朋友閑聊;為了觀察村民修建水渠的情況,我記不得翻越了幾座山丘與梯田才到達工地;遇到重要的事件與問題時,擔心自己的藏語表達不清,還找來大學生幫忙翻譯……晚上回到住地,簡單填飽肚子后,我開始記錄一天的田野筆記。寫到興之所至或疲倦不堪時,就走到屋前面空地上仰望夜空,西藏鄉村夜空的星星特別明亮。”

  字里行間,無不流露著廖云路博士那份求知求真的堅持與努力,那份對西藏的真摯之情……當然,也有幾分學習藏語、深入鄉村調研以及寫作過程中的苦寂,以及外人難以感同身受的在艱苦環境下的“孤軍奮戰”。

  另一個令人對《藏村日常》一書感興趣的原因,是作者廖云路的身份。大約10年前的某一天,當他決定寫一篇學術論文時,不知是什么緣故,在鍵盤上敲下了“西藏”二字。自此之后,他的學術道路、職業生涯都與西藏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系。2013年進藏工作時,廖云路沒有選擇科研院所,作為四川大學新聞學博士、華東師范大學社會學博士后的他來到西藏日報社當起了一名記者。

  這些年,他跟隨西藏日報社采寫了多項重大新聞策劃報道和典型人物策劃報道,個人獲得了中國新聞獎二等獎在內的省部級以上新聞獎10余項,是西藏新聞戰線上的業務骨干。抽離了記者的身份后,他又是一名孜孜不倦的學者,近年來主持完成國家社科基金項目2項,相繼出版了專著《話語“結構”:民族新聞的跨文化之維》和《西方藏學名著與名家提要》,是西藏新聞傳播、鄉村、宗教領域的專家。

  “學者不能蜷縮在象牙塔里做研究,記者也需要不斷提升分析問題的能力。兩者都離不開從西藏熱火朝天的社會實踐中發現研究問題,找到經世致用的著力點,為構建中國特色、西藏特點的哲學社會科學體系和新聞話語體系貢獻力量。”廖云路說。游走于記者與學者的雙重身份之間,還在海拔4700米的那曲市安多縣擔任過駐村工作隊隊長,這些經歷都為他寫作《藏村日常》一書提供了寶貴的經驗。

  正如任何研究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藏村日常》一書中的村莊只是理解當下西藏社會的一個切面,是人們認識西藏的一扇窗口,也是廖云路博士從事西藏研究的“驛站”。

  “當前的西藏鄉村處于日新月新的現代化轉型中,鄉村不停在變;30歲的人看到的‘山’與50歲的人看到的‘山’肯定會不同,人也在變。如果可以,我想20年后‘再訪藏村’,為今天的研究寫續。”廖云路說。

高清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视频,草草影院最新地址入口,18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免费